减碳信息比恐怖主义更危险?150国领袖巴黎商讨“拯救”地球

来源:厦门市节能监察中心 发布时间:2015年12月01日 阅读(50) 分享

    “巴黎大会的开幕式,表明恐怖主义阻挡不了全人类应对气候变化,追求美好未来的进程,”当地时间周一中午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气候大会开幕式上如是称。

    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在讲话中称,巴黎气候大会的召开,正是对11月13日巴黎暴恐袭击的最好回应。“对那些想摧毁我们这个世界的人,最好的反击是让他们看到我们在尽最大努力拯救它。”

    包括习近平和奥巴马在内,一共有150位国家领导人参加了开幕式。名单很长:俄罗斯总统普京、法国总统奥朗德、德国总理默克尔、日本首相安倍、印度总理莫迪等。

    在数分钟的讲话中,习近平引用了雨果,而奥巴马引用了马丁·路德·金。 

    “法国作家雨果说,最大的决心会产生最高的智慧,”习近平说,“巴黎协议不是终点,而是新的起点……巴黎大会应该摒弃零和博弈狭隘思维,推动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多一点共享,多一点担当,实现互惠共赢。”

    “没有一个国家——无论大小、穷富——能(对气候变化)免疫,”奥巴马说,“因为我相信,正如马丁·路德·金博士所说,有些事不能太迟。对气候变化来说,时间太紧急了。”

    “连续19年参加联合国气候大会,这是第一次看到中国最高领导人出席,”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邹骥说。

    这是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气候变化大会。一共有196个缔约方与会,包括195个国家和欧盟;还有三万NGO、商界人士和记者。

    这196个缔约方,需要签订一份全球温室气体减排协议,努力避免气温上升为全人类导致灾难性后果。上一次这样的企图失败了——那是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,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和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,玩起了一个“我减排?不不不,你先减”的游戏,结果导致会议崩盘。

    法国人决心不再重蹈哥本哈根的覆辙。法国总统奥朗德亲自出面,邀请各国元首,从会议一开始就来给会议“加持”。

    “这次跟哥本哈根会议不同:在哥本哈根,各国元首是到会议最后才抵达,我们觉得这是不对的。因为如果代表们知道老板最后会来,就会觉得等老板来了再决定所有事情。所以这次我们让各国元首一开始就来,让老板们给出指示,”法国驻华大使顾山告诉凤凰网。

    “气候变化比恐怖主义更危险”

    此次巴黎气候大会的会议中心,面积共有18公顷,设在巴黎东北部的“勒布尔热展览中心”(Le Bourget Exhibition Center),在勒布尔热机场旁边。从这里开车14分钟,就能到达法兰西体育场——11月13日系列恐怖袭击的地点之一。开车12分钟,就能到圣丹尼区——11月18日,大批巴黎警方突袭这个地区,击毙了13日暴恐袭击的主犯。

    为确保气候大会顺利,法国官方动用了空前的警力。光会议中心就有2800名警察驻守,全法有超过12万人的庞大安保队伍。通往凯旋门的香榭丽舍大道上,到处都可以看到神情肃穆、荷枪实弹的警察。巴黎圣母院周日的弥撒照常进行,但因为增加了安检,人们不得不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进入。

    在气候大会开幕前10个小时,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黢黑的半夜里,来到巴塔克兰音乐厅门外。这是暴恐袭击中伤亡最惨重的地方,90条鲜活的生命在此倐然消逝。在法国总统奥朗德、巴黎市长安娜·伊达戈陪同下,身穿黑色西装的奥巴马,弯腰放下一朵白色玫瑰。然后他站起来,低头沉默站立,双手交握放在身前。全程没有说一句话。他是从机场开车45分钟来到这里的,这是奥巴马抵达巴黎的第一站。

    巴塔克兰音乐厅前,已经摆满了巴黎市民自愿送来的鲜花和蜡烛。在马路对面,鲜花和蜡烛长达一百多米,人们川流不息地沉默地走过,有人低声啜泣。

    年仅20岁的大男孩Corentin Leblanc告诉凤凰网,他花了一个月时间,从荷兰步行来到巴黎。在周日白天,他与数百人一起,在巴塔克兰音乐厅外,组成了长达数百米的“人链”。

    暴恐事件后,巴黎警方取消了原定数万人参加的室外游行。游行组织者想到了另一个主意来表达他们对气候变化的关注:数百人组成“人链”,手持标语,站在人行道上,不会阻碍交通。

    “今天,我们手牵手,呼吁应对气候变化,反对暴力,”游行组织者、NGO“350.org”全球传播主管Hoda Baraka说,他们刻意确保参加“人链”的人数不会太多,交代每个人贴着人行道站立,避免与现场严阵以待的大批警察发生冲撞。

    这些组成“人链”的人们相信,正如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大卫·金(David King)所说:“我们今天面对的最严重问题是由温室气体排放导致的全球气温升高,这比恐怖主义引起的威胁严重多了。”

    “温水里的青蛙,如果你告诉它,水不会马上烧开,它就不着急跳出来。这正是很多人不关心气候变化的原因。但如果你告诉它,20分钟后水是一定会烧开的,它就会跳了,”来自英国的气候专家西蒙·夏尔普(Simon Sharpe)告诉路透社。

    美国著名独立民调机构“皮尤(Pew)研究中心”11月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中国公众只有18%认为气候变化是严重问题,是世界上最不关心气候变化的国家之一。在美国,这个比例高达45%,欧洲比例为54%,整个亚洲的比例为45%。

    “大概是由于中国人需要关心的问题太多了,气候变化显得比较遥远;而且关心气候变化需要一定的科学素质,”一位长期关注气候变化的中国专家如是表示。

    “国内没有很多关于气候影响的宣传,中国老百姓相对来讲,不太把极端天气啊、干旱啊和气候变化联系在一起,”“中外对话”气候传播顾问王亚敏说。

    不过,皮尤的另一个调查显示,空气质量每年都是中国人最关注的三个问题之一。

    “撕了20季的气候大会”

    “撕了20季的气候变化大戏,马上要迎来一个高潮,”绿色和平官方微信号如是称。

    这次巴黎会议是联合国气候变化第21次缔约方大会。“气候大会是各国撕得最凶的一场国际顶级会议,”绿色和平称,“各个阵营、集团间的勾心斗角、相爱相杀,让每一季都跌宕起伏、收视率极高……在前几次会议僵持不下、渴望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,各国代表团势必要在巴黎大撕一场!”

    世界科学家一直公认的是,温室气体排放已经导致全球前所未有的升温。2015年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。气温升高带来的干旱、洪水等极端天气已经影响了数以亿计的人们。为使人类和地球不遭受毁灭性的灾害,科学家们认为,全球升温应该控制在两摄氏度以下。

    2009年在哥本哈根,各国就为“谁应该减排”争执不下。尽管会议最后美国总统奥巴马、中国时任总理温家宝都赶往会场希望拯救会议,最后协议还是无法达成。

    这次巴黎会议决定采取“自下而上”的办法,各国自愿提出减排目标。在巴黎会议召开前,全球196个缔约方,已经有184个提出了自己的方案。

    这就像大家一起去吃饭,但每个人自己决定出多少钱。显而易见的问题是:大家的钱加起来不够买单。

    经过科学家的计算,尽管全球这184个国家加起来的排放量已经占全球排放量的95%,但这仍然会让地球升温2.7度。

    如今问题是:如何能让各国从巴黎会议开始,一方面确保每个国家的减排目标能够兑现,另一方面敦促各国尽快“更进一步”,提出更高雄心。

    因此,如何对各国减排目标进行“评审”,将成为会议“撕”的重点问题之一。

    与“减排目标”紧密相连的,还有资金问题。很多国家都提出,要兑现减排目标的前提是:发达国家要拿出钱和技术来帮助发展中国家。2009年,发达国家曾答应到2020年前,每年拿出1000亿美元。但这笔钱如何兑现,目前还没有清晰的路线图。

    由34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组织“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”(简称“经合组织”)报告称,2014年发达国家已经提供了620亿元,但发展中国家对这个数字提出了质疑。

    巴黎会议第一天,会议方宣布,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丹麦等11个发达国家,答应再出资2.48亿美元投入“全球环境基金”,帮助穷国应对气候变化。

    “撕”的最后一个重要问题,是巴黎协议的法律约束力。上一份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减排协议是1997年的《京都议定书》,但美国因国会不能通过而退出。如今巴黎协议仍然面临同样风险。去年利马会议上,各国就对巴黎协议的“法律性”争执不休,有人认为应该是“议定书”(Protocol),有人认为应该是“条约”(Treaty),有人认为仅仅是个“协议”(Agreement),有人甚至认为应该只是一个“备忘录”(Memo)。

    尽管困难重重,对主办方法国来说,他们决心不让“巴黎”蒙羞。

    “这个协议必须是全球性、有法律约束力,各国责任有所区分,”法国总统奥朗德发言时语气坚定:“在经历如此之多的自然灾害和磨难之后,我们需要留给后代的是一个可以让子子孙孙赖以生存的地球……在本次气候大会上,我们商谈的不仅仅是气候问题,而是关乎和平与稳定的重大议题。”

    如果,“你先减排还是我先减排”的游戏规则可以得到改变,也许,哥本哈根能得到救赎。

(凤凰网:孙莹)